wineJay

欧美圈中毒,本命夜翼迪基鸟,吃超蝠,21-41-23,spidey相关。
主翻译,英译中中译英都做吧【中译英比较少太烧脑了
全职粉,无限恐怖粉,吃伞修,喻黄,江周,郑楚郑。
正在学德语,欢迎同好。
高三狗,更新不稳定,但是绝不坑不太监。

【静临】深深的、深深的love与深深的、深深的hatred

  • 刚刚看完DRRR第一季,对静雄和临也迷得死去活来,于是诞生了写文的念头。
  • 然而是个文废。
  • 然而明明没有看完2、3、4季。
  • 然而基本没有看过别的静临相关。
  • 然而克制不住写文的欲望。
  • So,ooc注意,脑内妄想注意,痴汉注意。
  • Let` s party!


从认识“平和岛静雄”开始,A子就避无可避地、深深地、深深地爱上了他。

不要误会,这揪得人心发痛、像深海一般致人溺毙的、粘腻到恶心的爱恋之情,并非从每个池袋人都习以为常的“飞天的自贩机”这狗血俗套的日常中开始的。就算真的是什么狗血俗套的故事——其实就是——那也应该是在某个只有路灯投射在昏暗一角的夜晚,少女被歪瓜裂枣还试图搭讪的madao大叔黄巾贼胁迫,最后因横飞来的一拳而得救的场合。

——啊啊啊,无论怎么说,哭得涕泗横流的、懦弱到仿佛爬行在地上的臭虫的她,都不是适用于某个恋爱传奇的绝佳开场吧。

——大概。

总之,从那以后,A子就开始频繁地“偶遇”静雄。

最开始真的是偶遇啦!毕竟这种帅气修长的男人,哪怕褪去了“池袋最强”这种中二到死的称呼,也是会吸引万千少女的人设吧——这么说来反倒是“池袋最强”阻碍了恋爱之路也说不定呢。

后来的话,就开始不一样了呢。A子开始主动地出入街头,露西亚寿司坐落在丁字路口的一侧,静雄有时会斜倚在招牌旁的柱子上,抽完一支烟。身侧是赛门大叔高声的吆喝,那个金发的、不良的男人,就低垂着眼睛,用与他常见性格完完全全不符的安静、吸进满满的尼古丁、再缓缓地吐出它。

也有去商业街蹲守啦,大厦的楼顶电子屏上时常会有羽岛幽平的电影预告和采访,虽然不知道他和静雄是什么关系,但是当他摘下眼镜,微微眯起眼望着屏幕时,会勾着唇角,咧出一个帅气的、温柔的笑。

又或者是在斗殴讨债的场合——不要对她良民的身份有什么误解啦!——吧檀服的男子碾碎烟头、摘下眼镜,用与纤细身材全然不对称的怪力掀起路牌,砸向社会渣子的暴力美学和硝烟散尽后拧着眉毛、喘息着却仿佛在迷茫、在叹息、在孤独着的他。

直到斩人魔的那个晚上,在千人包围中、捧腹大笑的、终于自我肯定的他。

——啊啊啊,真是……受不了啊,这个男人。真是让人、心疼到、心脏都在扑通扑通、汩汩流出鲜血的怪物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,从认识“折原临也”开始,A子就避无可避地、深深地、深深地讨厌他。

对静雄来说,特别的人会是什么样呢?A子倒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但是无论怎么说,把自己这种普通的日本女高中生和高利贷汤姆先生、都市传奇黑摩托小姐或者黑道变态医生相提并论,都显得奇怪了一点吧?

所以从各种角度来说,A子都很满足这样的生活了,她的小学同学美香就是这样找到真爱的啦!——虽然过程崎岖了一点。

直到那个家伙出现。

当然,她知道新宿第一、不、日本第一的情报贩子,总体来说应该和高利贷汤姆先生、都市传奇黑摩托小姐或者黑道变态医生差不多是一个档次没错,但是还是不一样啦!

因为静雄先生看向那个黑发搅屎棍的时候,愤怒的狂焰、恨的波涛和一体双面的独一无二的在意,同时从那双眼里涌出来,冲垮理智的桎梏,排山倒海地压向他、压向折原临也这个存在。

哪怕是幽平先生也得不到的,绝对的关注、不会背离的憎恨和天下第一的了解。

这种了解是不自觉的、是潜意识的、是习惯性的。

A子明白这样的了解。

本能的讨厌、下意识的关注,明明对那个人的内心一无所知也无心打探,却仿佛生理性地知道——啊,那个人在期待着什么吧、扭曲的、病态地、古怪地、这样期待着某种发生、某种存在。

——真是输了啊。

“临~也~老~弟~!”吼声掠过耳畔,A子抬起头,那个带着墨镜的男子发力拽起栅栏,一把掷向对面。折原临也脚下不动,身体反重力地向侧面一倾后又弹回原地,金属小刀在手指间翩飞。

“哈哈哈,小静还是这么暴躁啊暴躁~。”临也跳上路灯,笑嘻嘻地弯下腰,挑衅地注视着小静。又在直直冲来的人影前,轻巧地跃上另一阶。

——说什么最讨厌、不属于人类love范畴啊的,实际上……

——嘛,这个秘密,请让她埋藏在心里吧?

——就作为你,抢走了我避无可避地、深深地、深深地爱着的男人的惩罚吧。

A子说不清楚,折原临也到底称不称得上适合平和岛静雄。他们天差地别,宛若云泥,但有一点是很清楚的,她这辈子,恐怕只能蜷曲在小小的角落里注视着那个发光的男人,注视着他烦躁地将所有的温柔和暴躁,一并投向那个让她深深地、深深地嫉妒着的男人。

【完】

  • 大概还会写个临也的痴汉小B,如果有人喜欢这篇奇怪的文的话啊哈哈哈哈。
  • Emmmm,其实我对静雄的看法差不多都由A子表现出来了,但是A子仍然是片面的,她对静雄是了解的,但她毕竟知道的太少了,所以永远没有机会更深刻地认识静雄温柔克制的一面。这是迷妹的悲哀吧大概。


评论(15)

热度(27)

©wineJay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