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ineJay

欧美圈中毒,本命夜翼迪基鸟,吃超蝠,21-41-23,spidey相关。
主翻译,英译中中译英都做吧【中译英比较少太烧脑了
全职粉,无限恐怖粉,吃伞修,喻黄,江周,郑楚郑。
正在学德语,欢迎同好。
高三狗,更新不稳定,但是绝不坑不太监。

[授翻]Guardian I By hawkstout章一[Damidick]

授权:

简介:

原作者:Hawkstout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95940/chapters/1280367

Summary:

Damian回想起自己是怎样生活在Dick Grayson的保护中的。

 

Chapter 1: Morning Routine

 

噩梦夜夜相似。无论他自己有多么高超的理疗技艺,或是采取了多么长时间的药物治疗,它仍如期而至。

夜夜如此。

Damian在惊惧中战栗着醒来,试图扫清自己的思维。鲜血与尖叫。那只蝙蝠,如影随形地跟着他。

当他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时不由再次颤抖起来。这当然也不是他父母的房子。

他身下,是Dick Grayson的床。

 “我发誓这只是暂时的。”

床很大,可容下三个人舒舒服服地躺下。Damian有时会略带讽意地揣测Grayson有没有机会亲自测试这个床的大小。它带着Grayson的味道,一直到他嗅出洗衣粉遮掩下的麝香味之前他都觉得这是能够忍受的。

 “鉴于工作的原因,我经常跌跌撞撞地走进来再把自己扔进沙发里……总之,床是你的了。”

Grayson是个刑警,就职于布鲁德海文警局。这个男人为自己菜鸟的身份可笑地感到自豪。不过,这倒不稀奇,Damian找到了缘由,Grayson天生自带英雄属性,乐于舍己为人。

不过这也是我在这儿的原因吧。

Grayson的善心……可这并不会让他动摇,一点都不会。

Grayson之所以干晚班,是为了在Damian上学前和上床后能够待在家里。

他恼火地瞪着时钟。早上五点。Grayson马上就回来了。他等待着门锁转开的声音,并任由自己放松身体。无论他有没有竖起自己的耳朵,他都不是在期待Grayson轻盈的脚步声。Grayson保持安静,他的脚步轻得有违常理。他听到嚼谷物食品的声音,然后是水槽冲水和沙发弹簧的咯吱声。

Grayson今晚倒格外精神。

Damian对此很满意。

他恨自己必须待在这儿的事实,他恨这张大床,恨这小公寓,和一切现实。不过,他并不如Grayson相信的那样讨厌他。

事实上,他对他很满意,在他困难的时期接纳了他。Grayson给了他十多年来最稳定的生存环境。

……并且,他也只剩下Grayson了。某天他又会失去Grayson,Damian的心底总埋藏着这种恐惧。

从出生到九岁间,他的母亲抚育他并充当他的保护者。但实际上,他少有见到她的机会。不过这情有可原,她是他祖父组织中肱骨之柱。Damian不清楚这组织具体干什么直到Tim Drake假笑着告知他一切。

最可笑的是,他的母亲教导他绝不信任他的祖父……某种程度上说如此。

 “未来某天将会由你领导我们的人,孩子。”她在他耳边喃喃。

她守护着他,却不知道祖父打算牺牲Damian来换取永生。

他也不知道。

不幸中的万幸,警察们发现了。

自那以后,他对母亲怀有愤懑之情,鉴于她本应早点发现这个。

他没有探监,他甚至不知道她被关在哪儿。他也不明白他的抗拒来源于愤怒、羞耻还是尴尬。她从未尝试联系他,于是,他就孤身一人了。

因为他生来就不被关心。

可是,当他开始被父亲的条条框框管束后,他有点想念母亲的忽视了。
Bruce Wayne,百万富翁,在Damian被丢到他门口,DNA检测道明真相前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个儿子。他的公众形象就是个懒散的酒鬼慈善家,不过他仍不断地收养孩子,一个接一个。

其中包括Grayson,Todd,Drake和他至今未见的Cassandra。
但无论如何,这都是他父亲的选择。Damian则是无可选择的必然,而他们的性格却又截然不同。

据报纸中的描述,Damian以为会被忽视又包容地抚养长大,不过那似乎只是他父亲的伪装。他事实上足够冷酷坚决,并坚持假如Damian同他住在一起就必须遵守他的规则。Damian憎恨这一切,因为他的父亲常在夜幕的笼罩下做些他不知道的事。有时他会离开好几天。尽管颇具黑色讽刺效果,不过在他约束儿子的同时显然干着什么给门楣丢脸的违法勾当。不过Pennyworth在家中确保Damian还守规矩。

一天晚上他的父亲没有回来,他的尸体在三周后被一位记者发现了——那是他父亲的一位朋友——Bruce Wayne就这样死去了。

Damian才认识他父亲三个月时间——至少亲自接触只有三个月。他的母亲常常告诉他这是一个伟大的人——一个领导者——Bruce Wayne。他渴望这个男人的认可,他渴望融入这个奇怪的家庭——他的确做到了——只是从未被Bruce Wayne接纳,他甚至质疑是否真的有可能做到这个。

所以,当Dick Grayson出现的时候,他是彻彻底底的孤儿了。

他和他的父亲一起站在Damian生活的边际。他探访他,微笑说些友善的话,但是Damian对此不感兴趣,他只知道Richard Grayson是规则制定者。

……倒不是说他支配,他更像是衡量的尺度。

当Damian参与每一次的全家共进晚餐时这就很明显了。Grayson会唠唠叨叨试图填满凝重的静谧。Todd会大加嘲讽,Drake则愿意配合Grayson,他的父亲安静地坐在首位。有时Damian觉得自己的头顶上进行着一场他察觉不到也理解不了的对话,不过他能准确捕捉到Todd的嫉妒,Drake的崇拜和Grayson与他父亲交谈时的亲切随意。
Grayson不知怎地就拥有了这项特权。当他父亲用那种语调说话时,Drake盲从,Todd称得上愤恨,就连Damian都觉得浑身僵硬,不过Grayson似乎并不受影响。他会说些什么,而有时他的父亲反应激烈,不过从未有过斥责。

Damian不确定Grayson的阳光和Bruce Wayne的阴沉如何碰撞以致他成为最受宠的孩子。或者,就算不是最受宠的,也是其他所有兄弟的标杆。

遗产令人惊诧地没有落入菜鸟警察的手中,它被留给了Drake。

而Damian被留给了Grayson。

葬礼上,Todd几乎发了疯,Drake拒绝承认Bruce Wayne的死亡,而Grayson,他拥抱了他们。他不情愿却承担了一家之主的位子。Damian几乎被他父亲是暴徒中的一员并因此死亡的想法逗笑了。

Damian盯着钟看。6:30。

他不会睡个回笼觉了。

他爬下床,穿上衣服,故意在去客厅/厨房的路上制造噪音。Grayson,天生的浅睡者几乎瞬间清醒了。他直挺挺地坐起身,目光锁定在Damian身上。他看上去很紧张,预备面对一场袭击并自我保护。当他认出Damian的脸后,他马上呻吟着倒回沙发上,含糊地打着招呼。不到几秒钟,房间里又是他的鼾声了,他本能地将Damian制造的噪音视作友好的问候。

Damian也许该对此感到好奇,这事儿天天如此。因为Grayson决定睡在沙发上,他不得不忍受Damian的脚步声,直到8:45,那时Grayson必须爬起来带Damian去学校(Grayson坚持如此,Damian倒不怎么要求)。Damian可不会为Grayson自个儿犯蠢而怜悯他。此外,这菜鸟会睡上一整天直到满六个小时,下午3:15分的时候,他又精神满满地去接Damian回家了。
他将牛奶倒进Crocky Crunch谷物早餐中,Grayson昨晚把它拿出来放在那——他做早餐的方法就是如此。Damian倾身靠向柜顶。他大声嚼着麦片的同时研究Grayson弯曲的躯体,他对于沙发来说太高了。

Damian尽可能轻地把碗放进水槽里,走向沙发。他坐在Grayson的腿上。Grayson颤抖了一下,但是他的头并没有抬起来。Damian抓起遥控器,打开早间动画。

他不很喜欢早间动画不过他从窥视Grayson里获取难言的快感。

 “什么节目?”Grayson喃喃。他从毯子里伸出半个头,几乎只看得见乱糟糟的黑发。

 “Spongebob,”Damian硬邦邦地答道。他将音量调响了一格。

Grayson呻吟着将头再次埋进毯子里。

 “小鬼,你可不喜欢Spongebob……”

Damian将耳机塞进耳朵里,舒服地坐在Grayson的腿上。他看着电视,当卡通和歌词同步时有点被逗乐了。

 “Why-yia-ia yeaaaaah, Superman’s Dead!”Patrick唱着歌,脸上空无表情。Damian换了首歌。他在Ipod上存这首歌的唯一理由就是去烦Grayson,他可是Superman的粉丝,不过这首歌似乎是在讨论这位英雄再次崛起的可能性,啧,真是扫兴。

当他的表演结束时,Grayson也开始颤动了。Damian将耳机扯下塞进口袋里,而后滑下沙发。

 “早上好。”Grayson打个哈欠。他还穿着制服衬衫和平角内裤,头发乱糟糟的,沙发套的花纹还印在他坐颊上。

Damian没有说一句话,只是给他的保护者递过一碗麦片。Grayson笑得如阳光明媚(假设布鲁德海文的清晨真的有阳光的话)。

 “谢啦。”

他像只小狗一样对Damian扔来的骨头欢欣雀跃,这既令人恼火又可悲,不过Damian可不傻。Grayson是个菜鸟巡警,工资挺低。单身汉,住在一室一厅的公寓里。不过Damian觉得住在这儿比和Drake一起住在豪宅里没那么恼人。加入他给Grayson太多压力,Grayson可没义务养着他。

他们甚至没有血缘关系。

有两三次Damian试图点明父亲对Drake的偏爱以惹恼Grayson。Bruce留给Drake一家公司以及几乎全部的钱(直到Damian想法子得到了他应得的财产)。

Grayson一点都不为此烦恼。

 “公司在他手上比在我这儿好多了……也许比在Bruce手上也要更好。我们不需要钱财来保持愉悦的心情Damian。”

Yeah……Grayson就是那种人。 

 “睡得怎么样?”

他问得随意,不过Damian感到了这个问题实质的分量。

 “还行。”他简短地回答。他强迫自己不去想起那个噩梦。还有蝙蝠。

Grayson看起来想说些什么。

 “我不想讨论自己的心情Grayson。如果你坚持如此,我会离开这儿,单独地。”

Grayson咬了口麦片,但他似乎犹豫不决。

音乐疗法,艺术疗法,单人心理辅导,群体心理辅导,老旧但经典的奈奎尔疗法,都没有用处。Grayson不可能帮得了他。

 “你知道黎明前的社区都挺危险的。”Grayson转移到个稳妥的话题上。 

他知道。开学第二天时他看到过Grayson迅捷地打倒了一个暴徒。挺有趣的。Grayson不像个真正的巡警一样将他撂倒。他的打斗像是功夫电影里学来的,Grayson没有做解释,Damian也不会过问。

 “-Tt-”

 “我很开心和你聊天。”Grayson翻了个白眼,他站起,伸个懒腰,走向主卧去拿衣服。

Damian抓起Grayson的碗扔进水槽里。这货可真够懒的。

 

译者注:

这位作者的文字向来有种平淡的魅力,这篇Damidick在上一篇亲情向之外给予我全新的感动。

希望有小天使能去给这位太太留个KUDO,她真的很棒!

如果觉得文中的人物OOC或是文章不流畅的话,全都是我的问题,原文真的很美TAT

评论(8)

热度(128)

©wineJay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