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ineJay

欧美圈中毒,本命夜翼迪基鸟,吃超蝠,21-41-23,spidey相关。
主翻译,英译中中译英都做吧【中译英比较少太烧脑了
全职粉,无限恐怖粉,吃伞修,喻黄,江周,郑楚郑。
正在学德语,欢迎同好。
高三狗,更新不稳定,但是绝不坑不太监。

[授翻]Guardian I By hawkstout章二[Damidick]

第一章及授权见:01

原作者:Hawkstout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95940/chapters/1280367


Summary:

Dick送Damian上学,路上遇见了Dick的老友。

Damian和校心理医师谈话了,可惜并没有很大帮助。


Chapter 2: Progress

[粗体为回忆or加重语气,代表原文中的斜体……译者不知道怎么在lofter上做出这种效果]

他们沉默地走着。天气寒冷,寂静无声。偶尔碰上几个小混混或瘾君子。Grayson同他们打招呼。不少人则咕哝着回应两声。Grayson在巡警位子上做得不赖,在社区上下闻名。他不会因孩子的一两次越界就打他们的脑袋,可对于货真价实混黑的人,又足够有威慑力,起码目前如此。

有时候我觉得他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。没有能圣人到这个份上的。

Damian赶走了这个念头。

气氛沉默却不凝滞,他也不认为需要打破沉默。这次(也只有这次了),Grayson大概也这么想。他私下里是喜欢和Grayson相处的,就好像他们步调一致,好像哪怕双方都一言不发时Grayson也能理解他。

Damian猛然意识到,他是信任Grayson的,不仅信任Grayson会提供食物和住处,他用整个生命信任着Grayson。

这信任到底见鬼的哪儿来的?

 “Damian?”

Damian意识到自己刹住了脚步。Grayson皱眉回身看着他。

他假装在系鞋带,暗自觉得这简直蠢透了。

一位瘾君子趁着Damian“系鞋带”的功夫慢吞吞地走过来。

 “HeyBoss.”

 “Roy!”Grayson听上去欣喜又紧张,Damian抬眼看着Roy,他有一头脏红色头发,顶着货车司机一样的帽子,无意识抓挠着胳膊,脏兮兮的。两个成年人沉默了一会儿,随后Dick将另一个拉入一个拥抱。

瘾君子僵硬了片刻,旋即亦回抱了Grayson。

 “他们还叫我快手(Speedy),小罗(Robbie)。”

Grayson松开怀抱,紧锁眉关,手仍然搭在另一人的肩上,生怕他会趁机逃跑似的。

 “小罗?”两人一起回头看向Damian。和平常例行的早安问候不同,Grayson这次表现出了明白的在意。这是Grayson的过往,他从未与Damian谈论的过往。关于Grayson他究竟知道什么呢?被他父亲收养,菜鸟警察,英雄般的性格,值得信任(因为某些原因诚然如此),偏爱红头发,喜欢麦片,也就这些了。

 “你有了个孩子?”Roy再次僵硬了,Damian发现了他脸上浓重的悲伤。Roy退后了一步。

 “……那出现受精卵的时候他只有14岁。”Damian双手抱胸,硬梆梆地说道。

 “他是我的小弟弟。”Grayson飞速地冒出这句话。

 “这可不是Timmy。他太年轻了,绝对太年轻了。”

Damian冷笑着,“Damian,Damian Wayne。你又见鬼的是谁?”

 “Damian!”Grayson语调尖锐,Damian通常会忽略这个,但是Grayson在某一刻简直听上去像他们的父亲,这刺痛了Damian。

Damian冷眼看着那瘾君子从他神色坚定的监护人边移开。

 “他和……一样大。”

 “他是Bruce的遗落在外的孩子。”Grayson转向Roy,状似失落。

 “Yeah,我听说过这事儿。我对此感到很抱歉,关于Bruce。”

 “我正送他去上学。”

 “Hah…”

 “Roy?”

 “我得走了,小罗。”

 “等等!”Grayson抓住他的胳膊,Roy试图挣开,“我给你我的电话,你会打给我的对吧?”

 “我不会这么干Dick。”当Grayson飞快写下他的号码并把它塞进他手里时,他说道,“你有个孩子了。”

 “我不是孩子!”Damian抱怨着。

 “如果我是你的话,可不会让像我这样的人出现在孩子身边。”

Grayson看上去震惊而又脆弱(原句devastated,这个词有多重含义,既可以表示被毁坏了也可以表示惊讶的,这里译者私以为两层都带一点)。Roy离开了。

Damian看了眼手表,迟到了。抱歉啦老师,我的监护人现在貌似要和个瘾君子破镜重圆了?不会再有第二次啦。

Grayson像座冰雕一般伫立在原地。他目送“快手”离开,似乎泫然欲泣,又好像想要追上去,可当他回头再次看向Damian时,肩膀颓然松弛下来(原句为slump,译者也不清楚该怎样合适地表达,希望有小天使帮助!)。

 “我们迟到了,Grayson。”

Damian可不在乎这个,他甚至不需要一个解释。Grayson选择了他,这就够了。

 “抱歉Damian,我会和Helena——Bertinelli.小姐说明情况的。”

别再摆出一副沮丧的表情了。

 “她会谅解的。”

见鬼,我说,别再摆出一副沮丧的表情了。

-

 “这些梦是什么时候开始的Damian?”

 “拒绝回答。”Damian阴沉地低声道。他窝在一个大大的、塞满了坐垫的椅子上,和一个嬉皮士打扮的心理医师交谈着。

 “Damian,我们已经谈过这个了。如果你不敞开心扉,我们永远不能解决核心问题。”

事实就是,他和这个蠢货已经被绑在一起了,因为校方强迫他如此而Drake显然不会给他找个更专业的。

Drake。

Damian以前没去过学校,也没在同一个地方待过这么长时间,更没有被某个人照顾过如此之久,所以在他遇见Timothy Drake,他父亲的三子之前,都从未找到过势均力敌的对手。

Drake似乎代表一切他厌恶的“外面世界”(和那个邪教组织无关的世界)的东西,他善于伪装又无所不知。自见面那天起,他们二人就开始抢夺父亲的注意力,之后是Grayson的,不过Damian在某件事前还没赢过呢。

 “你可以留在家里。”

 “我有我的工作Tim。”

Damian潜行到门前,透过缝隙窥视屋里。Drake四处徘徊,Grayson则抱胸站在原地。

 “一个你完全不需要的工作!”Drake的音调展现出格外的烦躁。他停下来,冲他的大哥撅起嘴,“我可以照顾你。”

 “我不需要你来照顾我。”Grayson神色温和。

 “我希望你留在我的身边。我知道你对家族事业的想法,但是—”

 “Damian需要我Tim。”

Drake沉下脸色。

 “你选择了他?他甚至只是个陌生人Dick。他不只是个—”

 “Tim。”

 “我需要你Dick。”

 “问题就出在这儿Timmy,你不需要我。”

 “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?”

 “你长大了。你现在是个大人,不需要我看顾着你了——你甚至不需要Bruce。但是Damian—”

 “有个母亲,有他可以寻求帮助的人。他有自己的家庭,干嘛来入侵我们的?”

 “你知道那不是真的。”

 “你真的打算选择他而非我?”

 “我永远在你身边Tim,但我们是平等的。你不需要我来看顾,我也不需要你的照料。”

 “这是自尊心作祟吧?!”Drake颤抖了一下,激烈地质问着。他走近他的哥哥。Damian冷淡地看着Drake讨伐Grayson,“你可以接受Bruce的帮助,却不能接受我的?”

 “我不需要帮助Tim!我可以独立生活!”

 “Bruce希望我们合作——希望我在他离开后保障你的安全。”

Grayson怀疑道,“Tim,Bruce已经死了。”

 “他没有!”

 “这不会是他想要的Tim。他不会希望你这么—”

 “他不希望你去照顾那个小恶魔。”

 “事实并非如此Tim。”

 “他不会的,你知道他对他是什么感觉。”

Damian绷直了身子。

 “他在遗嘱里委托我照料Damian,Tim。他希望我照顾他。”

 “你要怎么做呢Dick?你觉得你可以照顾好他,就凭你?他会让你不堪重负。”

 “Damian会像普通人一样生活。”

Drake苦涩一笑,“假如你失败了,你知道我永远对你敞开大门。”

 “Tim—”

 “你走吧!”

Damian滑进门旁的阴影里。Grayson在阴暗的走廊中驻足片刻就飞快离开了。门仍然开着。Drake愤怒地拉扯着自己的头发。Damian经过门前,确保和Drake四目相对,并对着痛苦的年轻人假笑。Drake冲向他——在某一瞬间Damian觉着他真的要打他了——然后甩上门。

胜利总是件好事,无论奖赏是否丰厚。

心理学家在他的椅子上挪动了下,猛地将Damian的注意力拉回现在。Damian瞪着他足有十分钟,实际上已经忘了之前的问题,直到“Dr. Jonathan”告诉他答案。

 “你的外祖父攻击了你,之后那些噩梦就出现了,对吗?”

 “-Tt-”他重新盯着钟。他还有十多分钟要熬。

 “你畏惧你的外祖父吗Damian?”

Damian轻蔑地哼笑,“不。”

不,他真的不畏惧——好吧可能有一点儿,但是伴随他成长的人似乎都把他外祖父当作某种神明,谁不畏惧神明呢?但他不会告诉Jonathan这点。

 “恐惧是人之常情,表现出来也无可厚非。”

Jonathan向前倾身,仿佛想要嗅出Damian的恐惧。Damian有点反胃。

 “我可不怕一个监狱里行将就木的老人。”Damian阴沉地嘶嘶道,双手抱胸。Jonathan面露沮丧。

 “你的监护人……”Jonathan看向他的笔记本,“Richard—”他顿了顿,往前翻了几页,“Richard Grayson……额。”他盯着Damian。

 “你知道他?”Damian问道。他究竟有多少朋友?

Jonathan紧锁眉关,“不,我本人不认识。不过听说过他。”

 “听说过?”

 “对,我曾住在Gotham一段时间,在报纸上听说过他。你不会忘记那种事的……他有acrophobia吗?”

 “Acro—什么?”

 “就是恐高。”

 “……不。”你问得真够奇怪的(原文为Youcreepy bastard,此为意译)。

Grayson为什么会恐高……报纸上写了什么?

 “有趣……”医生重新投入手边的工作,“他说你自来到父亲家后就一直饱受噩梦的侵扰。”

 “这可不关他的事。”

 “你和Richard关系如何?”

 “不赖。”

 “你喜欢他吗?”

 “还行。”

 “如果你不敞开心扉的话我们不会有任何进展Damian。”

 “啊啊。”

 “我只想帮助你Damian,你在过去经历过很多。自然而然会对未来茫然无措或是跼蹐不安。”

 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

心理医师看了看时间。

 “这周我们恐怕不会再见面了。我希望你和你的监护人做点什么。比如,你们可以去马戏团看看。我听说市中心就有一个。”

Jonathan神秘地微笑着。

真够古怪的。

 

译者注:

说是说开学之前不更新了结果还是更了【跪……作业真的补不完了QAQ

以及,请问有哪位小天使知道怎么在lofter上改字体颜色吗?

这位作者的文字向来有种平淡的魅力,这篇Damidick在上一篇亲情向之外给予我全新的感动。

希望有小天使能去给这位太太留个KUDO,她真的很棒!

如果觉得文中的人物OOC或是文章不流畅的话,全都是我的问题,原文真的很美TAT

评论(1)

热度(58)

©wineJay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