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ineJay

欧美圈中毒,本命夜翼迪基鸟,吃超蝠,21-41-23,spidey相关。
主翻译,英译中中译英都做吧【中译英比较少太烧脑了
全职粉,无限恐怖粉,吃伞修,喻黄,江周,郑楚郑。
正在学德语,欢迎同好。
高三狗,更新不稳定,但是绝不坑不太监。

[授翻]Guardian I By hawkstout章三上[Damidick]

第一、二章及授权见:01   02

原作者:Hawkstout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95940/chapters/1280367


Grayson来接他的时候还顶着对黑眼圈。他之后一直没睡。可能在大街上动荡西游以期找到老伙计快手。有够傻的。Damian坐在一堵墙上而Grayson在向老师解释迟到的原因。

Damian远远地观察他们俩。浓重的性张力。很明显他们曾是爱侣。Bertinelli小姐状似镇静自若,肢体语言却有够狂野。

 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当Grayson也跳上墙时Damian问道。他一度想跳下墙加入这位年轻人。Dick摇了摇头。

 “不,她只是严厉指责了我,不过她一贯如此——她说你有点小麻烦—”

 “你恐高吗?”Damian打断了他。这是他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的话了。Grayson紧锁眉关看向他。

 “额,不……一点也不,但是Damian,她说其他孩子都—”

 “我这周想去马戏团。”

不,我不想!

 “我听说市中心有一个。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带我去那儿,Haly的马戏团。”

这太荒谬了。

 “Haly`s?我……”Grayson仿佛经受着剥肤之痛。

 “如果你不想和我一起去也没关系。”Damian飞速补充道。也许他可以摆脱这个窘境。

 “不!不,我很乐意和你一起去Damian,我……好吧,我们明天去,怎么样?”

 “好。”开弓再无回头箭。马戏团的一天,哦真棒。不过Grayson的反映才值得玩味。他似乎挺喜欢马戏团和类似的小孩儿玩的东西。Damian扫视四周看看Jonathan Crane医生会不会从不知道哪儿搓着手蹦出来。

 “你不喜欢马戏团?”Damian最终问道。他努力不去在意Grayson的事儿,但有时好奇心大过天。

 “我爱马戏。”Grayson看向灰蒙蒙的天空,答道,“我太喜欢了,我—”他再次低头,“我猜我还没告诉你许多关于自己的事儿……我对你仍不够坦诚。”

 “为什么?”

他们穿过马路。Grayson将手塞进口袋里,喟然叹息道:“我总是试图让你敞开心扉,自己却没有做到这点。”

 “我喜欢这样Grayson。”

 “你先问的。”

 “-Tt-”

 “我在马戏团里长大,Haly的马戏团。我曾是马戏演员,空中飞人。”

Damian半信半疑地看着他。

 “你从未听说过飞翔的格雷森?”

 “没有。”

 “它比你的时代早些了。我是三人中的一员。我可以连翻四个筋斗。”

Damian觉得他的监护人在撒谎,但他看上去诚意十足。

 “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。”Damian指出。

“我坚持训练……但……好吧那就是我为什么犹豫了。完全不是我讨厌马戏团,只是那会让我遇上些老朋友,但我应该去见见他们——我想看看他们。我从他们那儿学到许多,那儿曾是我的家。现在也是。”

 “你的父母发生了什么Grayson?”

 “他有恐高症吗?

 “ 他们跌落了。”

-

他们回家时,门半开半掩,锁被破坏了。Grayson如临大敌。

 “Damian,退后。”Grayson语气轻柔。

 “我们应该叫—”

Grayson猛撞开门,急跃到入侵者面前。

 “Grayson——Dick!”Damian周身汗毛竖起,高声尖叫道。

Grayson和入侵者,一个头顶红头罩、身着皮夹克的男人,激烈地打斗着。红头这有身高优势,Grayson又体力不支,很快被逼到角落,退无可退。

 “嘿迪基鸟。”他轻声说。

 “放开他!”Damian尖叫着想要冲进来攻击他。但没必要了。Dick抓住攻击者的肩轻快地越过他,在他身后落下,猛踢他的膝盖。

 “妈的!”他怒吼着倒向地面,Dick踩着他的胸膛。

 “嗨,杰伊鸟。”

 “混蛋你知道是我!干嘛踹我?”

 “那你干嘛强闯进我家?”

红头罩倒在地上,露出面罩下Jason Todd的面庞。Grayson移开脚,伸手帮他站起。Todd没接茬,自个儿起来了,抱胸站着。

 “见鬼!”Damian真的是在尖叫了。他满面通红,激动不安。

 “这小屁孩这么早回家?”Todd紧锁眉关。Damian摔上了门。他怒火中烧,以至于身体都微微颤抖。这混蛋闯入他们的家而且——

 “3点就放学了Jason,我知道你老会迟到,但你起码都记得这个吧。”

 “的确,我一点就等在这儿了。你这时候大多在睡觉,你之前在哪儿?”

Grayson瞠目结舌,“我没应门所以你就闯进来了?”

 “如果你真在乎的话就让Timmy赔钱,他会毫不犹豫地抓住做你的家政小天使的分毫机会的。别矫情了,你知道我会来,只有你想把那小屁孩从这摊事儿里隔离开所以一切都是你的错。”

 “我——”

 “把我从什么里隔离开?!”Damian质问道。

 “别瞎操心了Sparky,这是我和大哥之间的事儿,”Todd皮笑肉不笑地看向Grayson,“对吧大哥?”

 “Jason,你不能——”

显而易见,Todd被惹恼了,他抓起Grayson,将他压在墙上,发起了一个火热而侵略性的长吻。鲜血滑落Grayson的下颌。Todd重重地打了他。

Damian火冒三丈,占有欲侵占了他的心神。

谁给了那婊子触碰我的所有物的权利?

这次他真的大动干戈了,他竭尽全力劈向Jason的肋骨。

 “额!小兔崽子!”Todd放开受惊的兄长,猛攻向Damian,将他砰地医生扔到沙发上。他呻吟着。

Todd咧嘴一笑,舔舐过唇上Grayson遗留的血痕。“一切本不该如此复杂,迪基鸟。”

 “滚!”Grayson怒吼道,“滚开!你在这儿不受欢迎,明白吗?”

 “Dick——”

 “我说滚!”

 “保护欲真够重的,嗯哼?”Todd紧锁眉关,大步流星走出门,“我打赌Timmy不会对此喜闻乐见,唔嗯?”

 “你不准再踏入这房门一步。”

Jason握住门把手,转身道:“看来我得另约晚饭了。”

 “Jason!”

 “我可不在乎,我可以在外头吃。”

Grayson颓丧地松散了紧绷的身体。

 “没错。”Jason低语着,紧紧盯着Grayson。他沾沾自喜地靠在门框上道:“过来吧小蓝鸟。”

Grayson踌躇不定地前进一步。

 “Grayson!发生了什么!?”Damian质问道。他踉踉跄跄地站起身,茫然无措。那双满载着负罪感的蓝眼睛注视着他,混沌迷惘仿佛还沉睡在梦境中。

 “你该告诉他Dick,告诉他家族事业。”

 “闭嘴Jason,他与此无关,当然我也是。”

Jason再次靠近他,舔了舔上唇,“Bruce总是把他放跑小蓝鸟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他与Grayson仅有咫尺距离,“那是因为,”Jason喃喃道,“他知道你总会回来的,回到他身边,到我们身边。现在,”他轻柔地抚摸着Grayson的黑发,“你会当个乖孩子吗?”

Damian从未见过Grayson如此怒火中烧的样子。他面庞紧绷,抿着仍在流血的唇瓣。Todd带着尖锐的笑意注视着Grayson的鲜血,愈发靠近了。

 “你他妈的滚出我的家!”

两位成年人僵硬在原地。Damian攥着Grayson武器,径直瞄准Todd。

 “Damian,放下它!”Grayson微抬眼睑叫道。Todd则捧腹大笑,好似这是世间最滑稽荒唐的事情,但他退后了,高举双手。

 “他可不像个十岁小孩,不是吗?”Jason道,仍是愉悦的表情,“他对你已经产生强烈的占有欲了。我很好奇当Bruce把他留给你的时候怎么会没预料到这个。我刚刚说了什么?他当然已经预见了。”

 “滚!”Damian重复着,一手打开门闩,任它发出哒的一声脆响,枪纹丝不动,甚至没有半分颤抖。黑魆魆的枪管直指Jason,送他缓步走到门边。

 “Damian!”

 “我们的小弟弟需要学会分享,不过我会把这个责任留给你的。”

Todd关上门。

就是这样,滚吧!滚出我们的地盘!

房间陷入凝重的死寂,随后Grayson倏地抓过枪,拉上了保险栓。

 “Damian!见鬼了你刚刚在想什么?!”

 “你吼我?!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Grayson!?他亲了你!你甚至在渴盼这个吻!见鬼了到底发生了什么?什么是‘家族产业’?”

Grayson似乎即将爆发,他烦躁不安地试图离开Damian。

 “你们都在瞒着我什么,瞒了很久。我想要知道真相,现在就要。”

Grayson畏缩不前了。他将枪放在桌上,缓缓转身面向Damian。

 “……关于你的梦有什么进展吗?”

 “这可不是谈这个的时候——”

 “他们互有关联。”

 “……它到底是什么?”

Grayson喟然长叹。他挪向沙发,坐下后拍拍身侧的坐垫。Damian果断地坐下,因和他监护人亲密的距离感到心安。

Todd怎么敢这样亲密地触碰他?

Grayson蹭近了些,“让我看看你的伤。”Damian拉起衬衫,伤口已经结了薄薄的一层疤。Grayson再次太息着,“你会没事的,小伤。我很抱歉,我很抱歉让他做了这——”

 “少道歉,我要解释。”

 “除非一切成真否则Bruce不希望你知道这个……”Grayson开始了他的叙述,“事实上,Damian,Bruce……我们所有人……都不确定一切该是什么样。”

 “那你呢?”

我究竟是谁?

 “你的父亲是——曾是一位出类拔萃的侦探……和猎人。”

Damian瞠目结舌,这恐怕是他最不曾设想过的答案了。

 “我明白的,很疯狂对吧?”

 “Grayson如果你在引我上钩,我发誓——”

 “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父母一直很担心我,我总会和看不见的存在对话,总会知道不应该知道的秘密。我父亲是罗姆人。”

 “你是吉普赛人?”

 “罗姆人,”Grayson捍卫般地纠正了他的措辞,“他觉得我有灵视……一切远不是那么简单,但他的方向对了。我的妈妈不信这个,不过她任他念那些古老的咒语、办各种仪式。我的新朋友随之远去,至少那时如此。妈妈觉得我终于长大了,不再幻想些脑内朋友。爸爸则知道得更多……他一定也知道他们迟早会回来的。”Grayson望着天花板,Damian盯着他。

(未完待续)

译者注:

刚刚开学两周,各种事情特别多TAT

很抱歉隔这么长时间才更新【跪


评论(12)

热度(66)

©wineJay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