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ineJay

欧美圈中毒,本命夜翼迪基鸟,吃超蝠,21-41-23,spidey相关。
主翻译,英译中中译英都做吧【中译英比较少太烧脑了
全职粉,无限恐怖粉,吃伞修,喻黄,江周,郑楚郑。
正在学德语,欢迎同好。
高三狗,更新不稳定,但是绝不坑不太监。

[授翻]Guardian I By hawkstout章三下[Damidick]

第一、二、三章及授权见:01 02 03(上)

原作者:Hawkstout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95940/chapters/1280367

 

 前情提要:

 

“你是吉普赛人?”

“罗姆人,”Grayson捍卫般地纠正了他的措辞,“他觉得我有灵视……一切远不是那么简单,但他的方向对了。我的妈妈不信这个,不过她任他念那些古老的咒语、办各种仪式。我的新朋友随之远去,至少那时如此。妈妈觉得我终于长大了,不再幻想些脑内朋友。爸爸则知道得更多……他一定也知道他们迟早会回来的。”Grayson望着天花板,Damian盯着他。

 

正文:

“有天夜里我们都在哥谭,这是个黑暗的处处都有压迫的城市——这意味着我们不再停顿。我们拿出网,做最危险的把戏,因为,正如我爸爸常说的那样:‘哥谭饥肠辘辘,它时刻会吞噬你除非你喂饱这只野兽。’一个叫Tony Zucco的人把吊绳的道具搞砸了,因为Haly先生不愿意出多余的安保费用。我的父母摔死了,我几乎步了后尘,只是……”

 “只是?”

 “我‘子虚乌有’的一位朋友抓住了我,在我飞向母亲的怀抱之前将我甩回原处。我尖叫着,眼睁睁看着他们坠落。”

Grayson陷入了沉默。

 “我的朋友是个鬼魂。”

Damian打了个冷颤。

 “Bruce坐在观众席上。他亲眼目睹了全程,包括那不为人知的一幕……好吧,几乎称得上不为人知。”

 “父亲可以看见鬼?”

 “不,只是在有帮助下可以。他有符咒和护身符……它们……他就是会这个。这也让他能胜任这份工作。他本是去Haly马戏团驱邪的,赶走我的朋友、我的保卫者。不过他收养了我。”

 “可他没有完成驱邪?”Damian不清楚自己能否相信他,鉴于他口说无凭。

但他就是信了。

 “他们是无害的……甚至事实上,他们颇有助益。他们保护Haly马戏团的人们。他们保护我不是因为我能看见他们而是……我想你可以认为是我天生是聚灵体。我对于他们就如同蜜糖。他们喜欢我,不过有时候这不是件好事,真的不是。Haly马戏团的鬼魂保护我不接触到肮脏的一面。”

 “你打算告诉我甚至还有更多的鬼?”

 “没错。”

 “……那么Zucco呢?”

 “被捕了,终身监禁。”Grayson似乎对此很满意,痛苦着,却也心满意足了。

 “Todd呢?”

傻子都知道Grayson会说什么。

我接受他“见鬼”这事儿还挺快的。

 “我会联系他的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帮助Bruce完成他的使命,清扫罪恶,消灭恶灵,鬼怪,巨怪,妖精或是恶魔……一切存在于哥谭中的罪恶。”

 “你在逗我?”

 “我倒希望如此。多数情况下我充当诱饵的角色,就是在老厂房里被绑在椅子上。”

 “之后发生了什么?”

 “我长大了,矛盾激化了。我开始独立门户,加入了另外的超能小组。他们……很年轻。菜鸟到会挨揍,会自找麻烦。他们大多痛失所爱或是期待刺激、和心中的答案。Bruce不同意这个。他希望我时时在他身边。我走了——他赶走了我……只剩下一个了。”

 “于是Todd出现了?”

 “没错,Bruce花了两个月找替代人选。Jason那时十四岁,出身困窘却壮志凌云。又一个孤儿。他的母亲为贪食恶魔所杀,药剂过量而死。”

 “他的超能力是什么?专职白痴?”

 “哈,当然不是,Jason没有超能力,但他想复仇……那就是Jason长期的动力源。Bruce收养了他,训练他,教他那套规矩,Wayne家的规矩。”

 “所以他又发生了什么?”

 “对他来说,精怪的善恶好坏都无干大体,反正都会被杀死。他变得越发残暴。我多希望当时……总之,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的关系都处得很僵。我将他视为取代品,他把我当作竞争者。那事儿发生时,我们才刚刚重归于好。”

 “什么事儿?”

 “就是……那事儿。”Grayson的语调里染上了几分庄严肃穆,“纯粹的恶与混乱的灵体出现了。Bruce也不知道那是什么。恶灵?恶魔?精灵?或是古老的神祇?我们只知道他叫Joker。”

Damian打了个冷战。

 “Jason的母亲和Joker做了交易,重回人世。噩梦开始了。它夺走了Jason,杀死了他,只为搅乱Bruce的心神……Jason那时只有十六岁。”

 “但这不可能,Todd的——”

 “没错。”

 “所以?”

 “稍后我会解释的,不过得慢慢来。Bruce被Jason的死讯打垮了。他几乎被逼疯了,全神贯注于他的工作,他不再……不再像往常一样敏锐,不再像他交给我的那样行事。比起长时间的潜伏和收集资料,他更热衷于命中红心或是用折磨他们来获取信息。之后,Tim来了。”

Damian为此深深皱眉。

 “Tim是第三位也是最后一位看到我被马戏团的鬼魂救回的人。”

 “Drake也能看到亡灵?”

 “和我不同。当我看见鬼时,他们仿若真人,年幼时根本无法分辨二者的区别。对于Tim他们则更像是……一缕缕的烟或是影子。他的阴阳眼还不纯熟。”

 “区别在哪儿?”

 “我吸引他们,他召唤和命令他们。他可以控制鬼魂。马戏团之夜也是他的觉醒之夜,因此他执着于这整件事,执着于我的存在,执着于鬼魂。他开始聚集亡灵,听他们的故事,听他们对世界的低语,对Bruce Wayne和他神圣事业的描述。相信我,他已经挖得够深了。之后,他开始观察。”Dick的视线不自在地向上飘了飘,“他开始观察我。”

 “他跟踪你?”Damian惊怒问道。

那个混蛋竟敢——

 “我……这不全是……恩,也许有一点……”Grayson尴尬道,“老实说,我对他也有点影响力吧。”

 “所以他老对你垂涎三尺?”

 “总之,Tim开始跟在我身边,并目睹了Bruce和我的决裂。我离开了Gotham,他无法再跟着我了。”

 “我打赌他还在监视你,用那些鬼啊、僵尸啊啥的。”

 “他观察着Bruce,并注意着Jason走后Bruce的颓丧不堪。他到我面前,告诉我Bruce需要一个帮手。”

 “于是你把这个跟踪狂推荐给了我爹?”

 “概括地讲似乎的确如此?”

 “你果然是个白痴。”

 “嘿,这可挺管用的。他们配合默契,Tim的情报网也很便利。Bruce更是教会他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。Timmy可强了。”

棒极了。

 “Todd呢?”

 “好吧,额……我对此并非很清楚,尽管Bruce了如指掌但他没告诉过我,直到一天一个魔鬼出现了,自称红头罩。”

 “魔鬼?”

 “一个……我猜最接近的解释是恶魔和吸血鬼的综合体,假如以电影的描述为准的话。”

 “吸血鬼?”

 “子虚乌有之物,魔鬼在世俗中的演绎,不提这个了。”

 “好吧,你继续。”

 “魔鬼也曾是人类,他们在死前的最后一刻与恶魔交易。”

 “Todd干了这个?”

 “那是我的猜测……不过Bruce不这么想。Jason从不提这个。”

 “可红头罩就是Todd?”

 “没错。他——有些事儿发生了。他暴跳如雷,以至于Bruce决定继续关着Joker而不是杀死他。”

 “为什么不?如果他杀了Todd,他肯定希望Bruce这样。”

 “Bruce担心它可能是某种与Gotham绑定的古老神祇。如果Joker死了,Gotham也会垮的。Bruce不敢赌这个可能性。过了很久,Jason才回到我们的视线中……在他越线之后。”

 “你在哪儿?”

 “我和泰坦在一起……那是我们的自称。但我们陷得太深了,一个接着一个的悲剧……我们分裂了,我开始单飞,在团队和单打独斗间徘徊了好一阵子。我和Bruce和好了,偶尔一起工作。”

 “但你放弃了。”

 “我对于除了Bruce以外的人来说都意味着大风险,可又不可能长时间和Bruce合作。我们会逼疯彼此的。之后一个恶魔,Desmond成为了——他——他做了些——反正他让我意识到自己对于超自然世界来说是个不稳定因素。”

 “所以如果Todd没有做交易,他怎么能活着?”

 “Bruce没说,但我们知道了,总算知道了,你的母亲救了他。”

Damian感到自己的胃抽搐着。

 “我……我的妈妈?”

 “你的母亲……是……Damian,你要知道我会把一切告诉你,解释给你听,但这得等到你大点儿,或是噩梦不仅仅只是个噩梦了,或是你进入了青春期并感受到——”

 “Grayson!”

 “她是个恶魔。”Grayson移开了视线。

Damian浑身颤抖。

 “什么?!”

 “你的祖父是一位大恶魔,令人生怖,实力强横,Talia是他的女儿。Ra’s al Ghul对Bruce,他所象征的某些东西和他带给Gotham的秩序颇感兴趣,他命令他的女儿去……老实说我相信她的确对Bruce怀有隐秘的情感,所以这不只是游戏或是命令,反之,她——”

 “怀上了我。”

 “在你来到Bruce的门口前,我们对此一无所知。”

Damian陷入了沉默,眼神空荡荡的。

好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告诉他们我妈时他们那见了鬼的表情。

 “我的理解是她把Jason变成了现在这样,魔鬼,但是没有做交易,仍旧保有自己的灵魂。我们不知道她如何办到的,但是它发生了……”

 “我不在乎Todd了。”

 “yeah……”

 “我是个半恶魔?”

 “不……准确说Bruce的试验结果表明,你是纯粹的人类。唯一的不正常就是那些梦。”

疯了,都疯了。

 “Damian,我——你怎么样了?”

 “他没权利剥夺我的知情权。”Damian眯起蓝眼睛,“你也没有。”

Grayson胡乱点点头,瞥向别地,他包容了男孩的怒气,“我希望你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我不想你觉得自己是个——”

 “棋子。”

 “Damian,你不是。”

 “但那是我诞生的理由,不是吗?用以对抗我父亲的工具?”

 “我们不知道这个。”

 “你知道。”

他明确感受到了,力量的涌动,黑暗的翻滚。指尖不自觉地刺痛,他微笑了,力量汇聚在一起,指尖闪现了黑色的花火。

Grayson大吃一惊,一跃而起。

 “Damian?”

 “现在我想起来了。”他缓慢地转向Grayson,挪向这年轻人。Grayson面容惊恐,“你唤醒了我的记忆。”

 

译者注:

期中考准备,高二真的好忙好忙啊……

很抱歉隔这么长时间才更新【跪

这个AU是不是脑洞超级大23333

评论(10)

热度(52)

©wineJay | Powered by LOFTER